lili_jh@yeah

宇华在苏格兰:

【若我,老无所依】

(十图)

暖黄的灯泡却发出冰冷的光,时间若止。 

 

暗红色的空柏棺被缓缓地抬进旧屋,哀悼的锣声一下一下。外公的四个子女跟随在柏棺后面走了进屋,他们头盖着白纱,遮掩着憔悴的面容。平房浓黑尘封的屋檐俨然垂下,一切交叠起来如同一首悲怆的挽歌。月光索寞,投影这方小岛。

表弟是长子嫡孙。他借着月光的微亮探路走到河旁,舀了一些河水带回来,背对门口帮外公擦洗脸庞。外公谧静地躺在旧屋厅堂最里边的床上,世界嘎然无声。随后表弟装了三杯茶,轻轻地倒在红砖地上。

“阿爷,喝茶。”表弟喃喃。

“您一路走好。”

 

此前我庆幸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亲人的故去,外婆在我出生前就已离世。平日从书籍电影里的人物身上,抑或是身边的友人身上看到他们与亲人隔世,可是,那时我只是皮毛上的感伤,根本无法切肤地体会到那一下突然袭来的悲痛。彼时正是凌晨,东方未晞,却可朦胧地感受到日月天各一方,相隔得如此遥远,就像我此前认为死亡与我相距甚远一样。而今,我与外公天各一方,与死亡照面。我甚至连他的最后一面都来不及看。

北岛先生在《与死亡干杯》里面写道,“生死之间,这一步有多远?”

旧屋前的一圈空地上坐着前来追悼的亲朋,钨丝灯的光线打在他们脸上,我依稀地分辨出他们的表情凝重、眸子湿润。遵循外公乡里的习俗,身为外孙的我在外公入棺之前不许踏进旧屋。我赤脚站在旧屋门外看着。母亲与小姨的哭声从屋里传出来。我倚着两米高的木门,悄悄地跪了下来,紧紧咬着干屑的双唇,强忍多时的泪水一瞬而出。

 

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七日,外公在人间安度了七十四个年头之后逝去。

再见,外公。我悼念着。


记得小时候在外公家住,会在六点多天空蒙亮的时候一骨碌爬起床,跟他到外边喝早茶。每次在茶楼坐下,他都会叫店家将他存在那里的一瓶红米酒拿出来,倒出几钱酒在茶杯里,然后将那瓶就存回柜台。店家与他熟络得很,他通常都会买一瓶红米酒,每天只喝一小点,然后储在那里。就像人生的所储的记忆,在闲适的时候拿出来慢慢回溯慢慢品尝。

只见外公拿起茶杯呷了一小口米酒,然后吃上一口菜,半眯着眼睛露出满足的面容,轻叹一声“啊——”。


外公离世之前家人商量着让他喝几口小酒。

可是那是神智恍惚的外公已经无法沾酒了,甚至连张嘴睁眼都会觉得困难。

 

死亡穿过涌动的人潮,穿过无垠的海面,穿过记忆的森林来到他的身旁,举起酒杯,轻声呢喃。


——“干杯。”

——“还有,晚安。”




微博

Instagram kelexlau】

【  Facebook页面】   


RumYu.Saunato:

我的家,云之南

她有着高耸入云的山脉,也有着奔流不息的江河。她有着丰富多彩的文化,也有着包容并济的胸怀。 她就是云南,我作为一个云南人,其实说来惭愧。并没有走过云南的很多地方,拍的东西也是寥寥无几。只是,我相信,我眼中的云南与外来者是不同的。因为这是生我养我的土地。云南就犹如一杯普洱,需要慢慢品尝,不可一饮而尽。让我,用我的视界,来描绘我的家乡-云南

镜头跟着我旅行……:

2014年8月的黑白欧洲。

 

黑白处理和裁切方片都是对有些照片的补救方式,当然这一说是不绝对的。

黑白,让照片少了色彩的干预,让瞬间更纯粹。裁切,也是裁掉更多的干扰,让构图更干脆。

我的咖啡之旅(二)

mola很懒:

因为是周三的缘故,考虑到大家都在工作不方便打扰,就自己订了房间,先落脚也暂住两天,等到周末了再厚着脸皮搬到别人家中去蹭沙发。


我选择当晚的第一个咖啡之旅的朋友,是我的大学同学SJ。虽然我们的确有两年多没见了,但这个时间长度其实挺鸡肋的,要说太久嘛也不是,最重要的原因是她国庆来杭州参加婚礼,要顺道找我聚聚,偏偏那天我有别的同学要陪同就残忍地拒绝了,于是很想趁这个机会赔不是。还有一点,也是我告诉她的一点就是,我利用“工作之便”去宁波出差见的同学是大学我们铁三角的YYY,我想工作结束后,作为自由身来见铁三角的另一角,也算是一个结束一个开始完成这个三角形吧。


无论是从我本科毕业到去美国读书的一年,还是我读书期间回来的几次假期,亦或是我上一段工作的时候,我们三人都无数次地说要找个城市小聚下,但终因各种原因被搁浅了。想来也是,上班时间的双休日就是睡觉日,有个小长假必定得出去玩,朋友尤其是不在一个城市的朋友,就真正只能活着“朋友圈”里了。那我这一品闲人,就当是个传话筒也好桥梁也好,由我来走动走动,了解下大家的近况,分享下分别那段时光的故事。我有同学在做101次对话,我觉得很棒,但是那种采访的形式太正式,又都是些大人物。我没有这样的资源,那我就和朋友们聊聊天,听听他们的故事,毕竟生活中的大多数还是普通人嘛,谁说普通人就不能记录下平凡的故事了呢。


SJ一直是个纤细的女生,不像鲁豫那样头重脚轻得瘦,SJ这货是从头到脚都瘦得让人咬牙切齿,就是那种吃不怕的瘦,人类的公敌。许久没见,这人说话还是一样地欠扁。“我已经在努力增重了,到现在重了两公斤呢”这是赤裸裸地炫耀吧。


“得了吧,就你这样的身材还剪短发,你知不知道这么小一颗都淹没在人群里了。”这么不起眼会更加找不到对象的好嘛。


“那YYY不也剪了跟我一样的发型你怎么不说她。”这丫还不服了是吧。


“你确定要半YYY出来做比较么?她又不瘦,再说她头本来就大,人群中辨识度很高的。”这么多年了我嘴巴也还是这么损。





好歹上海是她的地盘我也就不抢着跟她付晚饭钱了,但是说好的咖啡还是得我来请,于是我们草率地结束晚餐找咖啡店续摊。大城市有大城市的好,就是这里有琳琅满目的餐厅和咖啡馆,但是太多了也会挑不好。星爸爸跟costa哪儿都有,就没必要来魔都还这么俗了,得找个逼格高一点的,起码要我没去过的。看着商场的楼层导购,我也是随便一指,就去MangosixCoffee。我的脑回路是这样的,导购牌上是中英文一起注明的,比如“Starbuck星巴克”这样,但是唯独这家咖啡店是洋气到不带中文玩的,想必这该是家美国独资配上异国帅小伙儿的咖啡店吧。也奇怪了,我们逛遍了整个楼层都没找到这店,我心里一沉,不会是倒闭了所以拆了中文来不及拆英文吧。问了服务台才知道在另外一幢楼,还好还好,这第一站咖啡行可不要出师不利呢。


看到咖啡店门口硕大的欧巴代言还是有点失落的,全英文的不应该是老美开的么,怎么也得是个欧洲人搞的吧。来都来了尝个鲜吧,我还是一贯的美咖,SJ要了拿铁。事实上我对咖啡是没有研究的,用我们杭州话说就是“牛吃薄荷”,这意思就有点暴殄天物,我根本喝不出咖啡的好坏,甚至都说不出到底合不合口味。这要怎么解释呢,就是咖啡店出售的咖啡在我看来都是高价的,你要我承认高价但是难喝我是打肿脸充胖子不愿意的,所以只要不是家里的速溶咖啡我一概高评价,好喝。







顺妞的旅行笔记。:

樱花里的小火车,一直觉得是最日系的场景~~

动态图!动态图!动态图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~

请耐心等缓冲哦


我的微博:@刘顺儿妞